环球深观察丨治不好的“美国病”:毒品泛滥导致“又一惊人的生命

发布日期:2021-07-19 15:03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环球深观察丨治不好的“美国病”:毒品泛滥导致“又一惊人的生命损失”

  美国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去年美国估计有93331人死于药物过量,相当于平均每天有超过250人死亡,或大约每小时11人死亡,远远超过暴力造成的死亡数。该数字比上年激增近30%,不仅创下历史新高,还是至少30年来年度增幅最大的一年。

  一直在跟踪用药物滥用趋势的布朗大学公共健康研究员布兰登·马歇尔表示,“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生命损失。”

  斯坦福大学精神病学教授、成瘾和毒品政策专家基思·汉弗莱斯指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用药过量危机,而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方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数据显示,在2020年,美国六成以上药物过量致死病例与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有关。

  芬太尼在医疗中用于镇痛,但在美国却频频因滥用而显露出其恐怖的一面。芬太尼的麻醉效力比第一代“硬毒品”强50倍,比吗啡强100倍,相当于几粒白糖大小的药量就足以致人死命。

  美国疾控中心发现,近年来可卡因和合成阿片类药物混合使用导致的死亡人数出现了惊人增长。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称,2016年美国缉毒局检测的可卡因样本中,含有合成阿片类药物的不到1%;但到2020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3.3%。

  芬太尼近年来在美国变得无处不在,部分原因是它的制造成本低,而且很容易上瘾。它有时甚至被制成假药,作为阿普唑仑或其他处方药出售。

  数据显示,70%的可卡因过量死亡和50%的甲基苯丙胺过量死亡都与芬太尼有关。在很多情况下,使用者并不知道他们的药物含有强效止痛药,即使只摄入少量,也会导致呼吸暂停。“大多数的死亡都是由于同时服用多种药物。”

  自1999年以来,美国已经有超过90万人死于药物过量。2020年,美国除新罕布什尔州和南达科他州外,其他州的药物过量现象都有所增加。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12月,人口最多的加州的相关死亡人数增加了45.9%;佛蒙特州的相关死亡人数上升了57.6%,是全美增幅最大的州。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把药物滥用问题称为“没有传染性的疾病”,他表示,“我们正面临另一场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

  美国媒体援引公共卫生专家的话说,新冠疫情带来的压力与护理难题,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的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也让毒品更加泛滥。

  根据初步死亡率数据,新冠肺炎成为2020年美国第三大死因,仅次于心脏病和癌症;而包括药物过量在内的意外伤害则是第四大死因。

  专家同时指出,因疫情造成的区域封锁以及其他限制措施隔离了那些吸毒者,使他们更难获得治疗。此外,失业或亲友的死亡造成了精神压力和创伤,以及企业倒闭减少了社会交往,这些都使成瘾者丧失了一些赖以生存的应对机制。

  美国全国减少伤害联盟的医务主任、耶鲁大学成瘾问题专家金伯利·苏说:“由于人们试图应对压力、孤立、无聊、焦虑、抑郁、失业、人际关系和育儿问题,以及住房不稳定等,新冠肺炎大流行导致了药物使用的全面增加。”

  公共卫生专家呼吁,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表明需要采取紧急、全面的措施来应对危机,但这并不容易。

  美媒形容,美国的制药公司、药店和医生、监管者以及立法者形成了“共谋关系”,导致药品滥用问题更加严重。

  在美国,制药商通过收买医生和媒体、智库等机构,蓄意隐瞒阿片类药物的成瘾和致死风险;零售商为追求利润施压旗下药房快速售药,不充分筛查可疑处方,加剧美国阿片类药物上瘾和滥用危机;联邦和各州政府表面信誓旦旦要控制毒品泛滥,但在各路利益集团游说下,实际上对毒品滥用极度纵容。

  今年2月,俄勒冈州正式成为美国首个将持有、、可卡因等“硬性毒品”合法化的州。

  在“硬毒品”开始登堂入室的同时,由各州独立立法管辖的等“软毒品”更开启了自由生长模式:有37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已将用于医疗用途合法化,有18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允许成年人将用于娱乐目的。

  就在美国疾控中心公布药物滥用致死人数的同一天,美国会多数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克·舒默提出酝酿许久的《管理与机会法案》,希望在联邦层面实现使用的非刑事化。

  舒默毫不掩饰地表示,www.986655a.com,他相信人会从支持合法化的努力中获得政治上的好处,尤其是在年轻选民中。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总统拜登领导的白宫今年早些时候刚刚因开除5名吸的工作人员而上了新闻头条。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各州和地方政府正通过诉讼向阿片类药物制造商和经销商寻求超过260亿美元的赔偿资金,以收回抗击疫情的成本。

  国家减少伤害联盟执行董事莫尼克·图拉说,各级政府应将预计得到的赔偿金用于治疗和预防项目,包括帮助减少有色人种社区差异的投资。

  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皮特·路透认为,药品滥用问题的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社会文化、官僚体系、生财有道图库,党派斗争、利益集团都在试图塑造美国对各类毒品的态度和政策,使美国所面临的毒品泛滥和药物滥用问题变成了一个复杂的社会性问题。因此,单纯通过法律手段禁止毒品流通会让整个产业转向地下,进而让毒品交易更加暴力,并且提高执法成本;但合法化却又不可避免地让药物滥用和毒品泛滥问题更加难以根除。